头部图片
内容正文
团区委报侯清明孝老爱亲事迹
作者:黄强 时间:2016-10-12 11:02
打印本文 字体:

侯清明,一个正值青年的阳光小伙儿,出生于1991年,现年25岁,邵新村4组下新村民,在街坊四邻眼中,他是一个积极乐观、乐于助人的好青年,在亲戚熟人眼中,他是一个朴实敦厚,敬老尊贤的好晚辈,在妻子眼中,他是一个任劳任怨,顾家爱子的好丈夫,在爷爷眼中,他更是一个刚健有为,自强不息的好孙子。
初见面时,他穿着朴素但干净整洁,憨厚中带着几分腼腆。很难想象,这个与身边大多数年轻人一般年纪,外表平凡的小伙子经历了大多数人可能一辈子也遇不见的苦难与挫折,用他那并不壮硕的肩膀背起了一家四口的期待和希望。

咬着牙,爷孙相伴不屈骨
相对于同龄人来说,侯清明的童年远称不上单纯与快乐,在其他小伙伴们嬉戏玩耍时,他却不得不承受远超年龄的痛苦,5岁时母亲去世,6岁父亲死于事故,命运跟少年开了一个玩笑,雏鸟尚未学会飞行,就失去了生命中本该引导他飞翔、爱护他成长的父母,前后短短一年时间,人生才刚刚起步的侯清明就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于是,当朋友们在林间野地追逐打闹时,他却在拾柴捡漏补贴家用,当同学们还在课堂上朗声念书时,他却放弃了学业开始四处打零工,别人能在父母怀中哭闹撒娇,他却不得不开始学习自立自理。小小年纪的侯清明有了远比同年人成熟的心智,尚显青涩的脸庞上挂起了与年龄不符的倔强与坚强,单薄瘦小的身躯扛起了一个家庭的重任。“快点长大!”这个声音时刻回荡在侯清明幼小的心中。
如果说,这样的童年尚有一丝温暖和喜悦存在的话,那么那个源头就是他的爷爷侯元春,侯清明的奶奶早在他出生前就离世了,在那一段灰色的时光里,只有爷爷陪伴在他身旁无微不至地关怀照顾,老爷子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一辈子习惯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肚子里没有什么墨水,而就是这么一个憨厚的老农,却总是变着法地逗小孙子开心,虽然生活拮据,省吃俭用,但在能力范围内仍保证侯清明能够尽可能健康地成长。虽然心疼小孙子,老爷子却从不溺爱,有意识地培养他独自生活的能力,因此,在旁人玩耍与学习的阶段,侯清明学会了做饭,打扫,学会了帮助爷爷做简单的农活,就这样爷孙俩相伴了整整10年时间。侯清明说,小时侯爷爷有句话他至今牢记在心,“淌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自己的事情自己干,靠天靠地祖上,不算是好汉!”或许正是这样简单朴素的教育方式,反而成就了长大后侯清明坚韧的性格。

倔着骨,伊人在侧同甘苦
告别了青葱年少时代,14岁的侯清明独自一人前往浙江宁波,踏上了外出打工的旅程,因为勤奋肯干,吃苦耐劳,很快在找到了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报酬也比较可观,而在务工期间,侯清明也遇上了那个可以携手共度一生的人——刘秋萍,沙溪镇人,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两人相遇相识,相知相爱,一切自然而然。
在外五年的打工生涯使侯清明从纯真青涩转变为成熟笃定,殷实了家底,一切都在慢慢走上正轨,未来似乎充满了美好,但一个突如其来的噩耗又彻底搅乱了他平静的生活。2010年2月,在外务工的侯清明突然接到姑姑通知,爷爷侯元春突发脑中风,那个曾经在孙子心中像铁塔一样厚重沉稳的爷爷毫无征兆地倒下了!而那时,老人的小儿子早已离世,三个女儿也都出嫁在外,一时间所有人都显得茫然无措。得知情况的侯清明迅速从外地赶回,住院期间守在爷爷病床前精心照顾,喂水喂饭、接屎倒尿、脱衣盖被,尽心尽力。医院诊断爷爷为脑血栓,今后需要有人长期在身边进行家庭护理,多番慎重考虑后,侯清明毅然辞去了薪酬颇高的工作,决定踏上归途,回乡照顾爷爷。这个时侯,作为一个平凡的农家媳妇,刘秋萍毅然选择了与丈夫侯清明共同承担起赡养爷爷的重担。
自瘫痪后,老人一直卧躺在床上,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而每年必要的医疗检查费用、药费以及其他吃穿用度等杂费统共将近需要花去二、三万元,对于侯清明夫妇二人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老爷子的三个女儿因家境亦不富足,只能每人每月提供两百元的赡养费,村里虽然也为老人办理了低保,但相较于数额巨大的开销来说,实在是杯水车薪,于是夫妇二人决定由侯清明在周边打散工挣钱,刘秋萍则在家帮扶家务,照顾老人日常起居,在周围街坊邻居帮衬下,日子勉强也能维持下去。
“我是爷爷带大的,老人家一辈子也不容易,现在是我回报他的时侯,况且父母都不在了,赡养爷爷的义务自然就落在我的身上,只是苦了我媳妇。”侯清明略显愧疚地说道。
“别听他瞎说,孝敬老人,这都是本分,娘家人也都支持我,年轻人苦点累点无所谓,都是应该的。” 刘秋萍倒是洒脱地摆摆手。

忍着苦,小羊跪乳燕反哺
日复一日,四年来侯清明每天坚持给爷爷翻身、擦拭、按摩,定期洗澡、梳头、剪指甲;由于爷爷大小便失禁,侯清明时刻准备着干净的床单,被褥,总是在第一时间予以换洗;天气好的时侯,侯清明还把爷爷背到院子里晒晒太阳,陪老人家聊聊天,说说爷爷爱听的新鲜事;有的时侯,老人家脾气上来,无端的胡乱叫骂,侯清明不但不生气,还讲笑话逗爷爷开心;有一天晚上,爷爷呕吐得很厉害,侯清明只穿一件单衣,摸黑跑几里路请医生来瞧病;这么些年来,但凡老人家有个头疼脑热,侯清明就是床前屋后地照护,“人都说久病成医,我这照顾人的也快成半个郎中了……”,侯清明憨笑着说道。
一路走来,日子虽过的清苦,夫妇二人却没有半句怨言,在小两口儿的精心照料下,如今现年84岁高龄的侯元春身体状况基本稳定,精神也恢复的不错。
2010年12月12日,小两口儿迎来了上天赐予他们的礼物,儿子侯利锋出生了,小生命的出现,冲淡了愁苦,平添许多快乐,祖孙四人生活在一起,生活也明媚了起来。然天有不测风云,2013年12月,三岁的小利锋突然全身浮肿,心焦如焚的夫妇俩急忙将其送往医院,诊断的结果是小利锋患有肾病综合征,当时病情已经发展得比较严重,入院仅一个月就花去了近两万元的治疗费用,出院后医生叮嘱未来的两年时间里,需要定期来院复查、治疗,这就意味着包括药费在内,每周光在孩子身上就要花去一、二千元,这对于原本就不甚宽裕的一家人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自己的娃,倾家荡产也要治!”侯清明语气坚定,只是说话间带着一丝酸涩和几分无奈。
如今,为了支付孩子的医疗费用,侯清明夫妇二人已背上了数万元的债务,每天都是入不敷出,为了生活,刘秋萍也放下家务,在外头找了份看门店的活计,夫妻俩在不断降低生活质量的情况下,勉强能够负担孩子的治疗所需。但即便在这种情况下,夫妻二人仍全心全意伺侯着老爷子,丝毫没有把他当成累赘。侯清明的姑姑看不过意,提出暂时将老人接去她家照顾,之后由三个女儿轮流服侍,待侯清明一家撑过这段艰难时间,经济周转开来后再做其他打算。“等孩子病情稳定了,一定把爷爷接回来!”侯清明不容置疑道。
有人问他,现实已经如此,有没有考虑过把爷爷送去敬老院,这样家庭负担应该会减轻不少,这个倔强的汉子没有出声,只是沉默地抿了抿嘴唇,坚定地摇摇头。或许对侯清明来说,“孝”之一字早就不只是嘴上说说,而是镌刻在了骨头上,灵魂里。牺牲了青春,成全了孝道,“祭而丰不如养之厚”,“子欲养而亲不待”,孝顺不能等,侯清明比我们大多数人都更加懂得这个道理,他对爷爷的照顾不仅仅只是感恩,或许已经进化为了一种本能。
数千年来,“孝”一直是最为人称道的品德之一,作为亿万生灵中的一个平凡人,侯清明所做的也不过是最细微的本分之事,不是标榜,没有炫耀,只是静静地做着该做的事,不必言语,那单薄的身躯伫立在那里,散发着淡淡的光芒温暖着人心。

热点内容

Copyright © 2006 - 2016 中共上饶市信州区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上饶市信州区委 上饶市信州区人民政府  承办:中共上饶市信州区委宣传部
设计制作维护:中共上饶市信州区委宣传部 ICP备案号:赣ICP备12000972号
服务热线:0793-8211109 电子邮箱:xzrjcn@163.com